专家说转基因

黄大昉:农业转基因作物总体上是安全的
发表时间:2013-11-25 阅读次数:1632次

      “为什么转基因水稻能杀虫而人吃了却没事?” “为什么转基因水稻没有做人体试验?”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今天举行第十六次专题讲座“农业转基因技术和安全管理”,主讲人、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所研究员黄大昉在讲座中回应了社会上关于转基因生物安全的争议。

转基因抗虫水稻评价过程长达11年之久

      2009年,由华中农业大学研制的转基因水稻“华恢1号”和“Bt汕优63”获得安全许可,但关于其安全性的讨论从未停止。

      “考虑到水稻的主粮地位,本着对广大人民群众和子孙后代高度负责的态度,农业部和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对转基因水稻的安全评价尤为严格和谨 慎。”黄大昉说,过去国际上对转基因生物安全的争议,并非简单的科学问题和对生物安全问题认识上的分歧,也是经济、政治、社会甚至宗教、文化等诸多复杂因 素的综合反映。 他详细介绍了我国安全评价的过程和结论。

      研发单位自1999年起就开始申报转基因抗虫水稻“华恢1号”和“Bt汕优63”安全评价,逐步开展了中间试验、环境释放和生产性试验,对其食用安全性和环境安全性进行了系统全面的评价,整个评价过程长达11年之久。

      食用安全性评价主要包括营养学、毒理学和致敏性评价等内容。营养学评价包括宏量营养成分(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水分等,包括氨基酸和脂肪酸构 成分析)、微量营养成分(矿物质、维生素)以及抗营养因子等检测分析,以判断转基因水稻与非转基因水稻在营养成分和抗营养因子上是否存在生物学意义上的差 异。毒理学评价则分别用杀虫基因蛋白和转基因水稻进行不同类别试验,观察其对实验动物是否有不良影响,并根据试验结果进行暴露量的评估(如杀虫基因蛋白摄 入量的安全系数)。致敏性评价则通过杀虫蛋白与已知致敏原蛋白氨基酸序列进行同源性比较,并开展体外模拟胃肠道消化稳定性试验以确定杀虫蛋白是否易于被消 化酶分解,评价其致敏的可能性。

      他特别指出,为慎重起见,还增加了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指南中没有规定的检测指标,如三代繁殖试验用以分析对后代的影响。

      环境安全性评价主要包括遗传稳定性、生存竞争能力、生态环境和生物多样性。特别是通过花粉扩散、基因飘移等试验判断其对野生稻资源是否有不良作用; 通过对稻田其它害虫、天敌、益虫、经济昆虫的评价观察其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例如,考虑到我国是水稻起源中心之一,环境安全性评价中对野生稻保护格外重 视。

      针对水稻花粉扩散和基因飘移问题,复旦大学、中国农科院多家研究单位进行了长达10年的试验,研究范围涵盖华东、华南、西南5个省市,对数百万株水 稻样本逐一检测,结果发现转基因水稻“基因飘移”的规律同普通水稻一致;基因飘移概率与不同水稻种植空间的间隔距离相关,会随着距离增加而迅速下降:近距 离(小于1米)条件下,相邻的非转基因水稻品种中,只有不到1%的植株出现了转基因水稻的基因片段;如果增加5—10米的间隔距离,转基因飘移的概率就会 降至十万分之一至百万分之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最后,作出了“水稻是基因飘移低风险作物”的判断。

      为了确保评价结果科学、公正和无误,除对申请单位提供的技术资料进行评价外,2004年到2008年,农业部又专门委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 农业大学食品学院、中国农业科学院植保所、水稻所等作为第三方检测机构对食用安全和环境安全的部分指标进行了检测验证。在长期、大量科学研究和实验检测的 基础上,最后证明转基因抗虫水稻“华恢1号”和“Bt汕优63”与对照非转基因水稻同样安全,2009年,农业部依法批准发放了安全证书。

我国已基本建成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体系

      黄大昉说,在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上,目前我国已基本建成了转基因生物安全法规、技术规程和管理体系,积累了丰富经验,为转基因育种的持续发展提供了切实保障。

      他详细介绍了我国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的三大特点:制度设计严格规范、评价体系科学健全、技术支撑保障有力。

      谈及制度设计,黄大昉说,根据《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我国建立了研究、试验、生产、加工、经营、进口的许可审批和标识管理制度,实现了转 基因技术研发与应用的全过程管理。国务院批准建立了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由农业部牵头,科技、卫生、环保等10个部门参加,负责研究、协调农业转基因生物安 全管理工作中的重大政策和法规问题。

      在评价体系方面,安全评审工作由不同领域专家组成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负责。安委会委员由有关部委推荐,农业部聘任。安委会现有委员60名, 涵盖生物技术、食用安全、环境安全、微生物等领域专家,分别来自教育、中科院、卫生、食品药品监督管理、环保、质检和农业等7个部门和机构。

      在技术支撑方面,黄大昉说,我国在积极发展转基因技术的同时注重安全评价和检测技术研究。经多年建设,已有35个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和检测机构经过 国家计量认证和农业部审查认可,研究制定了62项转基因生物安全技术标准,开展了转基因生物长期生态检测,部分成果获得国际科学界的高度评价,为我国转基 因生物安全监管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撑。

争议属正常,科普要跟上

      在讲座中,黄大昉回答了社会普遍关心的几个问题。

      “为什么转基因水稻能杀虫而人吃了却没事?”黄大昉说,转基因抗虫水稻“华恢1号”和“Bt汕优63”中的杀虫基因来自苏云金杆菌(Bt),这种细 菌用作生物农药安全应用已达60多年,至今没有任何不安全的记录。Bt基因能产生一种专一性的杀虫晶体蛋白,进入鳞翅目害虫肠道碱性环境后即被激活,然后 同害虫肠壁细胞上的受体蛋白结合最后导致害虫“肠穿孔”而死亡。人类和其它哺乳动物消化道中没有这种特异性的受体蛋白,更何况Bt蛋白不耐热,对蛋白酶十 分敏感,在食物加工时失去活性或在消化过程中被迅速分解,因此对人的健康没有任何影响。

      “为什么转基因水稻没有做人体试验?”黄大昉说,用与人类有相似生物学基础的实验动物替代人体试验,按足够的安全系数(通常是100倍以上)将评价 结果外推到人类,是目前国际上所有监管机构对食品、药品、化妆品、工业化学物质包括转基因食品进行安全性评价的规范和惯例。实验动物不同于一般饲养的动 物,是经人工繁育,对其携带微生物实行控制,遗传背景明确或来源清楚,专门用于科学研究、教学、检定以及其他科学实验的动物。采用现代科学方法和科学设计 合理的毒理学实验可严格控制试验条件,大剂量给予受试物质,选取各组织或器官进行效果的观察和判定,更容易发现该受试物的毒性特点或危害特征,能够科学评 价受试物的食用安全性。遵循国际食品法典和我国相关安全性评价指南,不进行人体试验,可以回答转基因水稻的食用安全性问题。

      “全球转基因作物规模化应用已逾14年,种植面积、作物种类、加工食物种类和食用人群逐年扩大,但由于实施了规范管理和科学评价,全世界每年上亿公 顷土地种植转基因作物,每年数亿人食用转基因食品,迄今尚未发现确有科学实证的转基因食用和环境安全问题。”黄大昉说,应当肯定,农业转基因作物总体上是 安全的,它的风险是可以预防和控制的。对于经过科学评估、依法审批证明是安全的转基因作物应当积极地推进应用,让它促进农业生产发展,为人类造福。当然, 就像对待任何新兴科学技术一样,对转基因技术也要继续深入研究,不断提高安全管理水平,以便及时预测、防范和控制潜在风险,使这一技术不断发展完善。

      他同时表示,世界科学发展历史表明,任何新兴技术的发展除了要不断克服技术上的困难以外,也要面对各种质疑,在争议中不断发展和完善,转基因技术发展也概莫能外。

      他表示,我国最近出现的对转基因技术的一些争议,主要因为现代科学知识更新和生物技术发展日新月异,但相关科学知识普及未能及时跟上,许多公众(包 括生产者、销售者、消费者及管理者)对基因、转基因食品、转基因生物安全等知识了解不多,一些人担心疑虑在所难免,也可以理解。

      为了增进公众对国家生物技术发展战略的了解和对转基因技术的认知,他建议,相关部门当前要配合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的实施和生物育种战略性 新兴产业的推进,积极扩大政府与公众之间的信息交流,高度重视、大力协同,积极开展科学传播工作,以创造生物技术与产业发展的良好氛围。他认为,科技专家 有责任、有义务解疑释惑,引导公众科学、理性地对待转基因技术。

      他还建议,继续研究完善法律法规、加强执法能力建设、加大监管力度,以推动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水平的进一步提高。

Copyright © 2013 上海交大生物转基科普教育基地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剑川路501号 邮编:200240 电话:021-34204876/34207174 联系人:刘丹阳

技术支持:维程互联

您是第 dreamweaver widget位访客